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縣情 > 桃江縣志

第十八篇 社會 第六章 方言

來源:???作者: 訪問量:???發布日期:2017-11-23???字體大小:

第六章   方  言

桃江話是湘方言長益片的一個分支。它是由桃江歷史上政治、經濟、文化、地域等復雜原因形成和發展起來的。

縣境地處“梅山蠻”地帶邊緣,舊不與中國通,在中原文化南移過程中,官話影響弱。且長期處于自然經濟社會中,交通不便,文化落后,因而形成縣內方言色彩濃厚,相對穩定,從語音到詞匯都有自己的特點。過去,常鬧過與外地人員無法交談的笑話。

縣境方言以縣城區方言為代表,是桃江話中的“標準話”。其使用范圍包括花果山、牛潭河、高橋、浮邱山、水口山、沾溪、鸕鶿渡和修山等鄉鎮。由于縣城地區緊鄰益陽市,這種“標準話”除個別語音與詞匯外,與益陽方言沒有顯著差別。縣境方言還有兩個明顯的次方言區:一是馬跡塘方言區,地域包括烏旗山、三堂街、大栗港、栗山河、鲊埠、羅家坪、武潭、泗里河等鄉鎮,該區西通安化,北接漢壽、常德,其方言與周邊鄰縣相互滲透,相互影響;二是灰山港方言區,包括石牛江、牛田、松木塘、源嘉橋、河溪水等鄉鎮,該地區與寧鄉、安化接界,區內語音差別大,近寧鄉者類寧鄉,臨安化者似安化。

縣城方言、馬跡塘方言、灰山港方言均各有獨特口音標志。

桃江方言與普通話在語音、詞匯上的差異較多,其聲、韻、調和各類實詞、短語都有明顯鄉土特征,而在語法上的差異較少,只在詞法、句法的個別搭配上略具地方特色。

第一節   語  音

聲  母

方言聲母(桃江話聲母)    桃江話共有聲母20個(不含yw

b[ p]   p[p]  m[m]  f[f]      d[t]

t [t]   n [n]  l [l]   [k]    k[k]

ng[?]   h[x]  j[?]      q[t?]   x[?]        z[ts]     c[ts]     s[s]       s(s的濁音)     O零聲母)  (方括號內系國際音標,下同)

聲母變異    桃江話沒有卷舌音(也稱舌尖后音)。凡普通話屬zhchsh的音節,均被zcs取代,至于屬r聲母的字,則分化到了其他聲母中:

18-12                                   

 

普通話聲母

桃江話聲母

例    字

r

 

l

 

扔 仍 柔 揉 擾 繞 然 讓 忍仁 人

n

 

惹 弱 熱 饒 肉 

零聲母

軟 閏 戎 冗 如 乳 汝 儒 入

 

 

 

 

桃江話多一個聲母ng 。普通話很多零聲母的字,在桃江話中都有聲母ng有的連韻母也換了),如牙ngá)啞(ngǎ額(ngà) 咬(ngà)   我(ngǒ)等。

桃江話聲母S(s的濁音)與r 無對應關系。S(s的濁音)在具體運用中,承擔了在普通話中屬于其他聲母的任務。如:

18-13

 

桃江話聲母

普通話聲母

例    字

s(s的濁音)

r

sh

示視誓時恃

s

巳祀四飼寺

ch

遲馳匙持

c

瓷磁詞祠辭

zh

z

字自

 

 

 

 

桃江話常把f、h、x三個聲母丟失,成了零聲母:

18-14

 

普通話聲母

例   字

桃 江 話 聲 母

f

符扶飯肥房

零聲母

逢縫奉馮風

零聲母,但加了韻尾n

h

河華畫胡會

零聲母

紅宏洪弘虹

零聲母,但加了韻尾n

x

夏嫌賢縣限

零聲母

 

 

 

 

桃江話在使用fh兩個聲母的過程中有相混現象。如:呼、忽、虎等(普通話屬h聲母與方、芳、紡等(普通話屬f聲母念起來無嚴格區分,或彼此對換,或隨地域發生變異。

桃江話nl相混,且使用擴大化。這種nl不分的現象已成了識別桃江人的重要憑據。除寧、念、孽、牛等字用聲母n外,絕大部分在普通話中屬n聲母的字,在桃江話中成了l聲母。不僅如此,l聲母還取代了其他聲母。如:

18-15                                       

 

桃江話

聲    母

普通話

聲   母

例    字

普通話

聲   母

例   字

l

d

弟稻段定

ch

茶腸陳綢

t

提桃團停

sh

蛇上神受

z

坐皂罪

j

靜匠賤就

c

才曹層藏

q

晴墻前

s

隨頌

x

尋象謝

zh

趙丈陣

p

 

 

 

 

桃江話常將送氣的聲母發成不送氣聲母。如:將疲(pí)、旁(páng)、牌(pái)、賠(péi)分別讀成bíbángbáibí

也有時將群(qún)琴(qín)橋(qiáo)強(qiáng)分別讀成júnjínjiáojiáng

韻  母

方言韻母(桃江話韻母)   桃江話共有韻母34個,其中:

單韻母7個  ɑ[A]  o[O]  e[?]  i[i]  u[u]  ü[y]  -i[I]

復韻母16個   iɑ[iA ]  ie[i?]  ei[ei]   ɑi[αi]   ɑo[αu]  ou[ou]  uɑ[uA]  üe[yε]  iou[ iou]   iɑo[iαu]   uɑi[uαi]   uei[uei]  io  üα   üei  üɑi(這四個韻母國際音標暫無法找到)

 鼻韻母11個  ɑn[αn]  en[?n]  in[in]   ün[yn]  uen[u?n]  uɑn[uan]  ing[i?]  eng[??]    ɑng[α?]  ueng[u??]  iɑng[iα?]

韻母變異    桃江話與普通話比較,單韻母沒有er;復韻母沒有uo,但增加了4個:ioüɑüeiüɑi;鼻韻母少5個:iɑnüɑnongionguɑng

桃江話大都失落了介母u。如dtlzcsuo相拼的字,桃江話一般都讀成o韻,如多(do)、拖(to)、羅(lo)、昨(lo)、鑿(co)、素(so)等都是。同樣dtzcsuei相拼的音節,如推(tui)、催(cui)、堆(dui)等,桃江話也讀成了teiceidei,還有的地方讀成了tīqīdī;又gkhuang相拼的音節,如光(guɑng)、筐(kuɑng荒(huɑng),桃江話也讀成了gɑngkɑnghɑng。介母u都消失了。

桃江話的io韻母取代了普通話iɑo韻母的部分功能,如藥(yào)讀成了yò,嚼(jiáo)讀成了jiò,腳(jiǎo)讀成了jiò等,又ie韻母取代了普通話ian韻母的部分功能,如店(diàn)、天(tiān)、棉(mián)分別讀成了diètiêmié等。

桃江話常將 oou相混。如將豆(dòu)、稻(dào)讀成dǎolǎo聲母也變了);“鄒”、“走”普通話的韻母都是ou,桃江話卻是ao。又前后鼻韻母區分不嚴,往往將后鼻韻母ingeng讀成in、en。還有i、ü也常相混,如將驢(lǘ)、取(qǚ)、需(xū)分別讀成lí、qǐ、xī等。

桃江話與單韻母u相拼的音節,很多換成了韻母ou,如肚(dù)、路(lù)、祖()、粗(cū)、俗(sú)分別讀成了dōu、lōu、zōu、cōu、sòu等。

另外,桃江話還有一個特殊韻母n(即濁音n),自成音節,不與聲母相拼。如:翁、你、洪、馮、宏、虹、鴻、弘等。

聲  調

桃江話有五個聲調:陰平、陽平、上聲、去聲、入聲。

與普通話比較,桃江話的陰平、陽平調值低些;上聲起音偏高,上揚不到位;去聲又平又低。

桃江話保留了入聲,讀音比去聲短促,據457個入聲字的統計,在普通話中應讀陰平的占24%,應讀陽平的占31%,應讀上聲的僅占6%,而應讀去聲的卻占了39%。

 

桃江話入聲與普通話的對應關系如表18-16。

18-16

 

桃江話

聲    調

例        字

普通話

聲   調

入  聲

      八七刮削黑昔

陰平

      罰毒學得吉識

陽平

      法樸北雪角鐵

上聲

      墨納力億作玉

去聲

 

 

 

 

口音標志

桃江方言三大區,各有其口音標志。

縣城方言標志     回對方的話,常用語尾助詞rì)。如:

問:我同嗯()打幾句講(gǎng ),要得不?

答:要得rì)。

問:嗯(家住桃谷山鄉打石灣不?

答:是的rì()。

問:咯扎時節在何海(哪里)做路(咧?

答:在深圳打工rì()。

問:何解不留在屋里作田咧?

答:收入太少打rì)。

問:打工呷(qià)虧不?答:呷是呷虧,咯條路還是要走rì()

問:能占時占刻把工錢不?答:差不多,因為有黨和政府的關心rì)。

對人和小動植物,用“姐”做詞尾,表示親昵。如:

崽姐、堂客姐、老倌姐、婆婆姐、翁媽姐;       鳥姐、雞姐、貓姐、羊姐、牛姐、麻公姐;        草姐、樹姐、菜姐、花姐、紅薯藤姐。

常用“打”代替“了”做語氣助詞。如:

要得打()、算打()、不比賽打()、開會打(),請大家安靜!抓住他,莫讓她跑夾(gà)打()。

指示代詞特殊。如:用“咯”(gó)代替,用ò)代替

這邊咯邊那邊“ò這不行咯不行那怎么行“ò何解行等。

疑問代詞用何的表示什么,用何解表示為什么

個別字口音難懂。如:走(zǒu)、讓(ràng)、燃(rán)、惹(rě)、熱(rè)等字分別講成了jiǎniǎngniéniǎniè。又如茶(chá)、蛇(shé)、爬(pá)三字都講成lá。有人為此編過順口溜:手里捧著一杯lá),看見地上一條lá),正向我咯邊lá),嚇得我灑潑咯杯lá)。”

此外,桃江方言里“買”“賣”不分,“四”“十”相混,例句更多。

馬跡塘方言標志     含ang韻母的字,馬跡塘話都念成了an,如:娘(niáng)念nián、黨(dǎng)dǎn、湯(tāng)念tān、幫(bāng)bān、講(ji ǎng)話念gǎn話或guǎn話等。

鹽(yán)與錢(qián)、船(chuán)與圓(yuán)在口語上分別同音,鹽與錢都念yé,船與圓都念yué。有一首順口溜描述這種方言比較風趣:三百yé),搭洋yué),搭到lǎi)碼頭,lài)都不lài)。”

對小件物品,用“得”(de)做詞尾,而不用。如:

鞋得(de)、手服得、筷得、烘籠得、豆角得、茄得。

對疑問代詞,馬跡塘話不用何的何解,而講咦的咦家的

灰山港方言標志      助詞“的”,灰山港話講“格”(gè),個別地方講gái。由于割(gè)格同音,曾流傳著一則笑話:有一個人指責別人不該偷割他家的禾穗子,便罵了起來:冒良心格(),該死格(的),嗯()上丘田不割,下丘田不割,單割我格(的)。’”

助詞“了”,灰山港話多用跌(diè)代替,而不用。如:要得跌()、我走跌()、該嗯客你去)跌()、是時節跌()、我不搞跌()。

疑問代詞,灰山港話講“么呢”和“為么呢”表示“什么”和“為什么”,而不用“何的、何解”,“咦的,咦家的”。

個別字讀音特別,近似寧鄉口音,如買mǎi)念mǎ,尺(chǐ)念quà,病(bìng)念biǎn,命(mìng)念miǎn,車(chē)念quā等。

第二節   詞  匯

名    詞 

稱謂   曾祖:老爹(diā)(曾祖父)、老翁媽(曾祖母)。

祖輩:爹(diā)爹(祖父)、 翁媽(祖母)。

父輩:訝(yá)、伯伯(伯父)、滿訝(叔父)、姑訝(姑父)、媠訝(父母姐姐的丈夫)、家(gā)訝(丈夫的父親)、丈人(nín)佬(岳父)、寄父老倌(母親的后夫)。

娘(母親)、伯娘(伯母)、嬸娘(叔母)、滿滿(姑母)、媠娘(父母的姐姐)、家娘(丈夫的母親)、丈人nín)婆(岳母)、后來娘(后母)。

同輩:老兄(哥哥)、老弟(弟弟)、男人nín)(丈夫)、姐夫(姐姐的丈夫)、妹郎(妹夫)、嫂姐(哥的妻子)、嬸子(弟媳)、堂客(妻子)。

子輩:崽(兒子)、妹姐(女兒)、媳婦(兒媳婦)、郎牯子(女婿)。

人 體     腦殼()、耳蔸(耳朵)、 后扎子(de)(后腦)、下殼()、腰子()、延貼()、尿泡(膀胱)、手巴子(手臂)、倒拐子()、手板(手掌)、腳巴子()、腳板(腳掌)、膝頭骨(膝蓋)、羅拐(踝骨)、屁鼓(臀部)、屁眼(肛門)。

職  業       待詔(lǎi dāo)(理發師)、郎中(醫生)、地生(風水先生)、師公(巫師)、花匠(紙扎師傅)、小作木匠(做家具的木工)、大作木匠(會蓋房的木工)、 圓作木匠(會做盆、桶的木工)、魄pè)先生(媒人)、告化子(乞丐)、水佬倌(流氓)、賊牯子(小偷)。

動  物   傳鈴子()、扎木倌(啄木鳥)、檐老鼠(蝙蝠)、老鴰子(烏鴉)、鴉雀子(喜雀)、毛虎頭(貓頭鷹)、黃竹筒(黃鼠狼)、土地魚(穿山甲)、老蟲(老虎)、腳豬(配種公豬)、牯牛(公牛)、沙牛(母牛)、麻公(青蛙)、腳魚(甲魚)、石(sà)梆(虎紋)、狗虱(跳蚤)、扎家虻(蚊子)、青藍虻(蒼蠅)、灶雞公(蟋蟀)、禾老蟲(螳螂)、肥料公(蚯蚓)、車(ca)凌波(蜻蜓)。

植 物      禾線子(稻穗)、癟(yè)谷子(秕谷)、彎豆(蠶豆)、麥彎子(豌豆)、半邊豆(扁豆)、扯根菜(波菜)、洋芋蔸(馬鈴薯)、刺(荊棘)。

器 具    竹涼子(竹涼板)、簟子(篾席)、鋪(床)、針抵子(頂針兒)、亮篾子(照明用的薄竹皮)、開山(斧子)、蒲刀(菜刀)、斗盤(大篾制斗笠)、腳盆(洗澡木盆)、扮桶(割禾脫粒的方木桶)、壽器、料(棺材)。

食 品      貓乳(腐乳)、白干子(豆腐)、淡干魚(無鹽小干魚)、咸魚(鹽干魚)、陰米子(糯米蒸熟陰干)、米泡子(炒米)、巧顆(糯米粉羔片)、擂茶(芝麻茶葉磨碎泡成)、碟子料(小食品)。

穿 著    小衣(褲子)、樁子小衣(短褲)、緊身(棉襖)、單緊身(夾衣)、背搭子(馬甲)、 手籠子(手套)、洋繩衣(毛線衣)。

時間方位     羅念(昨天)、連隔念(前天)、先連隔念(大前天)、后念(后天)、隘后念(大后天)、舊年(去年)、連隔年(前年)、先連隔年(大前年)、初頭(月初)、一料世(很長時間)、眼蒙連(很近的地方,也可表示離現在很近的時間)、上頭(上邊)、下頭(下邊)、左手頭(左邊)、右手頭(右邊)。

代    詞

人稱代詞:阿āng)人(我們)、哈人(他們)、嗯()。  

 指示代詞:咯gó)()、哦ò)()、哦邊(那邊)。  

疑問代詞:么之(什么)、何解(為什么)、  何海(哪里)、何只個()。

動    詞 

動作行為    呷(qià)()、咬ngà)、搞()、做聲(講話)、拉(là)動(動身)、 默神(思考)、頓起(豎立)、 抽暴(báo)腳()、  打啵(bò)(接吻)、 吵煩(多謝、打擾)、呷住(欺侮)、 頓筒(挑撥)、服小(陪不是)、 欠嘴()、 扯麻紗(鬧糾紛)、左錢(借錢)、 賭寶(賭博)。

發展變化    駝肚(懷孕)、發作(臨產)、發蒙(小孩開始上學)、散學(放學)、打恙(有病)、落氣(死亡)、冇得(沒有)、圓功(結束)、 開天(放晴)、落雨(下雨)、打霜(降霜)、下凌(結冰)、天干(天旱)。

形容詞

性 質   本真(老實)、細毛(節約)、法首(聰明)、還債(孝順)、清白(頭腦清醒)、火爆(利索)、作孽(可憐)、 松活(輕松)、邪絆(不正經)、朽(驕傲)、犟(jiǎng 執拗)、時興(新奇、時髦)、挖苦(很苦)、沁甜(很甜)、 漫酸(很酸)、噴香(很香)、噴臭(很臭)、滾囁(很熱)、冰冷(很冷)、甲潤(不脆)。

狀 態    乖(漂亮)、索利(干凈)、邋遢()、巴壯(很胖)、勁鼓(健壯)、刮瘦(很瘦)、糾團(lē很圓)、拉扁(很扁)、壁頓(很陡)、筆直(無彎曲)、翹(有彎曲)、 身小(niàng小)、雪白(很白)、墨黑(很黑)、血紅(鮮紅)、澆濕(濕透)、焦干(很干)。

量    詞

zà)  有的地方念噠(dà)等于普通話的等。

雙手伸前圍攏來的空間)、一pǎi)(雙手左右伸平后的總長度)。

固定詞組

名詞性     黑露天光(天剛亮)、黃天白念()(大白天)、天光念夜(白天黑夜)、爐罐鍋火(炊具總稱)、犁耙鍬角(jiò)(農具總稱)。

動詞性     擢皮弄胯(搬弄是非)、策白溜嘴(撒謊)、屎少屁多(妄加指責)、扎腳勒手(勞動姿態)、寅思卯想(時刻記得)、牽腸掛肚(放心不下)、喊娘喊訝(大喊大叫)、死攪蠻纏(糾纏不已)、鱔魚炒肉(用竹枝打人)、麻辣火燒(燙得厲害)。

形容詞性     云里霧里(稀里糊涂)、死呆八板(不靈活)、云天畫地(頭腦不清醒)、吊筋落索(穿著破爛)、灰塵絡索(灰塵滿布)、 巴皮恰(qià)肉(貼得很緊)、細肉白凈(皮膚細嫩)、紅桃花色(面色紅潤)、黃皮寡瘦(面黃肌瘦)、青紅紫綠(傷痕累累)、 拍牢拍實(很滿、很牢實)。

諺  語

社  會

狗肉上不得臺盤。  少吃咸魚少口干。

稀泥巴糊不上壁。  五急附噠六急。

新開茅廁三日香。  早起三朝當一工。

紅漆馬桶外面乖。  東扯葫蘆西扯葉。

烏龜有肉在肚里。  竹籃打水一場空。

一套配一套,黃腫配哈包。

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

看菜呷飯,量體裁衣。

酒怕牛肉飯怕魚,辣椒怕噠冷紅薯。

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腳腳踩紅底,步步生蓮花。

生意講成的,棉花紡成的。

人看幼小,馬看蹄爪。

點點屋檐水,滴在現窩里。

心中無冷病,大膽吃西瓜。

人不害人嘴害人,伸手不打笑臉人。

豆腐盤成肉價錢。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

叫花子聽鼓響,螞蝗聽水響。

老蟲借豬,先生借書。

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勸有錢人。

自  然

立春一日,水熱三分。

立秋一日,水冷三分。

最喜立春晴一日,農夫不用力耕田。

春無三日晴,夏無三日雨。

四月八,凍煞鴨。

熱在三伏,冷在三九。

寒露霜降浪推沙,魚奔深潭客奔家。

過了八月中,只有梳頭吃飯工。

桃花開,李花謝,一日三餐不得夜。

日枷長江水,夜枷草頭王。

五月南風漲大水,六月南風海也干。

月亮生毛,大雨濠淘。

瓦塊云,曬死人。

處暑白露節,夜寒白天熱。

早白暮赤,飛砂走石。

燕子低飛,風雨來追。

喂豬沒巧,牢干食飽。

小豬要放,大豬要關。

頭九一場雪,九九當六月。

六月寒天是大水。

牛大得力,豬大肥家。

歇后語

擂茶槌吹火──一竅不通

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

黃竹筒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門檻上剁蘿卜──一刀兩斷

烏龜爬到門檻上──進出一跤絆

肉骨頭打狗──有去無回

老鼠尾巴上打一棍──過噠時

黃泥巴掉進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

 

第三節   語  法

 

構詞特色(詞的合成

為了確切表現某項事物的特征,桃江話常選 用實詞作詞素來修飾實詞,合成出一些生動、形象、鮮明的詞匯:

偏正式   名詞+形容詞:    墨黑的、雪白的、血紅的、金黃的、翡綠的、粉細的、筆直的、屋大的()、門高樹大。

補充式   動詞+形容詞:  沁甜的、挖苦的、噴香的、滾熱的、刮瘦的、拍飽的、拍滿的、拉扁的、糾團的、漫酸的、愛死噠、急死噠、恨死噠、磨死噠、累死噠。

形容詞+形容詞:犟死噠、驕傲死噠、狡猾死噠、老實死噠。

疊詞特色(詞的重疊

普通話雙音節動詞和形容詞重疊時,分別采用ABAB和AABB式 ,而且還把這種不同的重疊方式作為區別動詞與形容詞的重要標志之一。但在桃江話里形容詞的重疊方式卻顯得多樣,且修辭作用明顯:

AA公式:黑黑公、彎彎公、扁扁公。

AA嘎(gā)式:瘦瘦嘎、 耏耐 耏身小 耏耐 耏身小嘎、少少嘎。

ABB式:粉墩墩、顫波波、熱和和、冷冰冰。

ABAB式:鼓起鼓起、飽起飽起、大(lǎi)起大起、裝起裝起。

AAB式:油里油氣、妖里妖氣、寶里寶氣、土里土氣。

ABCB式:要細不細、要飽不飽、要土不土、要壯不壯。

單音節動詞,桃江話一般不用重疊,如看看說成看一下聞聞說成聞一下走走說成走一下

用詞特色(詞的多義

桃江話個別詞特別活躍,結構力強,用途廣,富有表現力。如:動詞,本意做,使用起來,可充當很多不同的詞:

當──你搞隊長 ,我搞泥工,他搞班主任。

管──領導分配我搞企業。

做──搞這樣,搞那樣,忙個不停。搞飯吃。

寫──我們分工,你搞經驗總結,我搞總結報告。

參加──搞鍛煉,搞生產,搞勞動。

開展──搞活動, 搞比賽。

干──搞修理,搞工作。

買──你感冒了,快去搞點藥吃。

談──搞對象。

弄──搞壞、搞臟。

搞天搞地──可解釋為“上竄下跳”或“跑上跑下”。

zà),有的地方念噠(dà),量詞,用途很靈活:

── 一扎腦殼 、一扎包子(饅頭)、一扎碗 、咯扎人、咯扎東西。

只── 一扎手、一扎雞、一扎鴨子、一扎鞋子。

條── 一扎魚、 一扎牛、一扎手帕、一扎圍巾。

臺── 一扎電視機 、一扎電冰箱、一扎手風琴。

張── 一扎桌子、一扎床鋪。

棟── 一扎屋、一扎樓房。

棵── 一扎樹。

qià),本意吃,用途多,可身兼數

呷飯──吃飯,呷茶──飲茶。

呷酒──喝酒,呷煙──吸煙。

家伙,名詞,本意東西,在不同的語言環境里,既可取代別的名詞,還能顯示感情色彩。

你何必帶咯多家伙來看我。(禮物

對不起,爛了家伙,搞不成了。(工具、零件

你這個家伙太不爭氣了!(人,有貶義

好家伙,這下可放心了!(感嘆詞

再不改正錯誤,敲你幾家伙。(耳光、丁公

人不來可以,請把家伙搭來。(書籍、資料

有了這樣的好家伙,不愁消滅不了害蟲。(農藥,有褒義

構句特色(句子結構

桃江話在句子形式上與普通話也有不同之處,雙賓句有兩種格式:

給我一本書        給一本書我

借給我一點錢     借一點錢給我

動補句也有兩種格式:

我們比不過他們      我們比他們不贏

我跳不過這么高      我跳這么高不過

疑問句,語氣助詞不同:

你是桃江人不()?

你走得咯遠不()?

你還冇畢業不()?

上次聚會,你何解冇來咧()?

你何解要咯樣搞咧()?

你么子時節能和我們一起去旅游咧()?

隨著時代的發展,桃江方言亦不斷演變。新詞源源不斷滲入,如巧克力、可樂、手機、的士、上網等。個別方言詞有選擇地融入普通話,如搞、家伙等。口音標志和本土詞語在不少年輕人中開始消失。普通話的影響力深入各個村落,會講普通話的人逐步增多,而只講地道桃江話的人漸漸減少。

江苏体彩11选5 500比分 pk10牛牛 山西十一选五 一本道全集torrent 重庆快乐10分 拉萨沐足软件 全球股票指数基金 25选7开奖结果今 9新东京热在线播放 3d历史今天开奖号 sm捆绑静电胶带 5分3D下载 力创配资 广东36选7第开奖 金牛策略 微乐辽宁麻将玩法